青凰君

这里赤司征十郎毒唯一只。
无脑赤吹不接受反驳。

我对所有伤害阿征的人抱有敌意。
请只看见我对阿征的爱。
请无视各种ooc 。

对黑子哲也非常不友好。
非常不友好。
真·不友好


连载中:《放飞自我拉郎配》
已完结:《从R18回来之后》
《EXTRA GAME 小说版》
《叫我究极赤司徒》
《双王之冕》
《这个世界画风不太对》

【应援】明天b萌海选赛有赤司大人


如题,千万不要错过——!!!

不知道说什么总之我相信各位对小征的爱。

胜利从未背叛过他哪怕一次,这一次当然也不例外。

更何况他的背后还有我们,他说过,有我们在他就不会输。

怎么可能让他输!赤司征十郎就是胜利的化身,赤司征十郎就代表着胜利,赤司征十郎赤色的双眼从来只注视着胜利!

就算输给诚凛又怎样,就算输给主角光环又怎样,在我们的心中他依旧是那个从不知何为败北的赤司征十郎!!

—— 一定要赢啊!!!

最后一次,b萌海选,

倾我所有,尽我所能,愿以一切,为你加冕。

占tag致歉

放飞自我拉郎配(54) 羁绊

    
全文汇总
  
    
(54)

秀德。

“唰————”角度完美的三分球在半空中划出凌厉的轨迹,一如既往没有碰到篮筐,精准地落入网中。

绿间低头凝视着自己的双手,久久没有动作。

“嘿!小真,你发什么呆啊?”高尾充满活力的声音将他从沉思中惊醒,绿间收回思绪随着队友在球场上奔走,双人联防之下提前以投篮的姿势起跳,将高尾从左边传来的球直接投入篮筐。

——空中装弹式三分射篮。

对抗赛结束,绿间坐在场外用毛巾擦着汗,高尾叽叽喳喳地在旁边耍宝,唠叨了好一阵突然觉得不对劲:“小真你怎么了?这几天都超深沉的,难道……巨蟹座的运势排名又垫底了吗!?”说着说着自己一个人开始狂笑。

绿间仔细地整理着左手的绷带,镜片掩去翠绿双眸中不为人知的神色。

不对劲,哪里都不对劲,到处都不对劲なのだよ。

刚刚的对抗赛失误太多了,这并非我的正常水准なのだよ。篮筐在我眼中就像大海一样宽广,我要做的只是往里面扔一颗石子,可是刚刚在投篮的刹那,我竟然对自己产生了怀疑なのだよ。

……因为手感不对。

不是这样的,不应该是这样的なのだよ。

…………应该是怎样的?

“高尾。”绿间突然出声打断了高尾不知开到哪里的脑洞,过于严肃的神情让嬉皮笑脸的高尾也不自觉收敛了笑容。

“暂时不要用了,……空中接力射篮。”

高尾的表情完全凝固了。

绿间摘下眼镜,将毛巾盖在脸上。高尾无法想象一向严谨过头的绿间竟然会做出这种动作,并且,那种肉眼可见的沉郁凝重的氛围……明明刚刚的对抗赛是他们赢了,小真却一点都不开心。

其实,并不是不明白原因。

他有鹰之眼,他能看到小真空中接球射篮时刹那的违和。虽然很不甘心,但他明白……「鹰之眼」和「天帝之眼」从来不是一个级别。

赤司那家伙的传球据说完美到无可比拟的地步,甚至能够通过控制节奏将队友拉入无限接近zone的领域,再加上天帝之眼可怕的洞察力……他和小真的配合,虽然不想承认,但是真的只能说是完 · 美 · 无 · 缺。

在接到过那样的传球之后……即便小真和自己已经磨合了一年多,也会觉得自己的传球有瑕疵吧。

高尾抹了把脸,再次感受到了第一次看到他俩用出那个组合技时复杂难言的心情。

其实并没有太过意外。奇迹的每个人身上都有着帝光的烙印,那个如洛山一般凌厉强势的篮球豪门是他们共同的、无法磨灭的过往。

三年的配合,无解的天帝之眼,强大到只能仰望的赤司征十郎……绿赤之间的默契与羁绊,远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深。

更何况小真还有着「必将战胜赤司」那样强烈的信念,或者说,……偏执。

他还记得WC之后和小真买幸运物的时候偶然遇见赤司和他的队友们,他问小真如果一直赢不了怎么办,小真说,如果真的一直没办法赢的话……有一个目标不也挺好的吗?

……

啧,「天才的伙伴」果然不是那么容易当的啊。

“抱歉,高尾。我暂时无法适应……给我一点时间なのだよ。”绿间拿下毛巾戴上眼镜,仰头喝了口水。

“干嘛跟我说抱歉我无所谓啊,倒是小真你,你最近的状态……真的没问题吗?”

“不会有问题なのだよ。”

“诶,话说小真有没有后悔过?”高尾对这个问题已经好奇很久了。

“什么?”

“冬季杯总决赛,洛山对战诚凛的时候,只给黑子他们加油啊……”

绿间的脸色一变,握着水瓶的左手渐渐收紧,偏偏高尾没有注意到,反而越说越起劲。

“虽然洛山是很强没错,小真你也很希望赤司被打败,但在那种情况下,明明都是曾经的队友,却一面倒地支持黑子他们那一方,不管怎样都有点过分吧……”

「打倒他们吧,打败洛山,打败赤司!」

“虽然赤司那么强大根本不需要别人声援,但是,换做是我的话……应该会很难过,说不定还会怀疑自己做人是不是真的那么差劲,怎么……啊!”

“砰!”绿间无法再控制力道,直接捏爆了水瓶。流出的水打湿了他手上的绷带,淋淋漓漓地洒在球衣上。

无数目光明里暗里地投递过来。

“我去换一下绷带なのだよ。”

高尾目瞪口呆地看着他,又看了看那个可怜的无辜水瓶,不自觉咽了下口水。

有…有必要那么激动吗?我是不是说错了什么……吔,我明明只是希望这只死傲娇赶紧去道歉而已啊,早点醒悟早点和好,免得篮球部整天笼罩在低气压里面,还要天天面对小真的怨夫脸……

“呜哇啊前辈!不关我的事啊……是是是我去训练!马上就去!!”

训练结束之后绿间并没有离开,一个人专注地投篮。一颗又一颗篮球划出高高的抛物线落入网中,仔细看的话会发现每颗球的轨迹几乎一模一样。

“小、小真,你还好吧?”

绿间全神贯注地盯着篮筐,不知疲倦地投篮。

有没有后悔过?这个问题的答案,当然是「有」。但,这只是个误会,我们只是理解有了偏差,只要解释清楚,一切并非无法挽回なのだよ。

这世上不会有人比我更了解赤司。

之前发生的事没什么好意外,就算稍微有点脱离掌控,也仍在我的想象之中。所以,不可以自乱阵脚なのだよ。

我只需要,等待夏季杯的到来。
     
.
      
“高尾,我想进入zoneなのだよ。”
     
.
      
阳泉。

紫发小巨人懒洋洋地伸手盖帽,慵懒的紫色双眸居高临下地俯视着气喘吁吁的对手,语气含糊拖着长音:“喂~~~,太弱了吧,你?”

“抱、抱歉,前辈……”

“这么弱是怎么混进来的啊~?”虽然一脸不耐但他还是一丝不苟地执行着任务,全场没有让对方得到一分。

其他人累得满头大汗,紫原却还是懒洋洋地坐在一边嚼着薯片。开学之后不久,他左手的骨折已经差不多养好,伤筋动骨一百天,他的体质却好到连医生都惊讶的地步。

“奇怪,紫原怎么这么配合?冰室你又用零食引诱他了吗?”

“……我去看看。”其实并没有用零食引诱,是他自己充满了干劲,看起来懒懒散散却认真地完成了所有任务。

“敦。”

“吔,室仔~。”

“敦最近训练很认真哦,新口味的美味棒,给你的奖励。”

“唔。”他顺手接过美味棒,却并没有表现得很开心。

“怎么了,敦?”

“想赤仔。”紫原嚼完了薯片,拎起袋子将残渣倒进嘴里,随后将垃圾扔到一边。

冰室一脸面对熊孩子的无奈:“想赤司君的话,打个电话不就好了?或者假期去京都,反正又不远。”

紫原摇了摇头没有回答,撕开美味棒的包装,拿出一根含在嘴里。以前认真训练的话,赤仔也会奖励美味棒,偶尔令他十分满意的时候,还会收到普通人根本买不到的精装版零食大礼包。最幸福的是夏日祭或者学园祭或者各种祭典,赤仔不管玩什么都不会输,赢到的奖品只要是零食就全都属于我。

可是……

我已经很久、很久没有跟赤仔一起逛祭典了。

“敦这么认真,是因为赤司君吗?”

“啊,当然~。我希望他们可以打败赤仔。”

“哈!!???”

“我应该做不到吧~,我也一点都不想站在球场上和赤仔作对~。”那样的事,一次就够了。

赢不了的。我不可能打败那么强大的赤仔,也不想再作为敌人站在赤仔面前,我不想……违逆赤仔。

“但是我希望他们能赢,我想看他们能够成长到什么地步,我希望他们在打败赤仔之前,先打败我。”我最讨厌输,尤其是篮球,最讨厌、最讨厌输。但是……

不一样,这一次不一样。

赤仔说过,胜利是筹码。只有赢过赤仔,才有资格向他提条件,才能证明奇迹的世代还有存在的必要。
   
.
      
“室仔,我想要他回来。”







※太自以为是了啊,小绿绿。

※突然不舍得虐小紫是怎么回事?

阿征舔屏向


漫画版VS上色版

小赤的笑容由我守护//∇//)o

啊,天使般温柔绮丽的赤司君(///﹃/// )


我……QAQ……

这几天不知道为什么,粉丝数总是在增增减减,458-459-460-459-458-459-458-459-458……

无限循环┌(┌ 、ン、)┐……

难道是因为我废话太多了吗【瑟瑟发抖.gif】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终、终于,突破了460的魔咒!【喜极而泣.gif】

关于《放飞》中的黑子

我想要尊重角色,却不知不觉总是受到主观情感的影响。

我知道黑子哲也很努力,很坚强,努力到青峰都佩服的程度,而且有作为影子的觉悟。他是真的想要拯救大家,他的理念并非没有可取之处。

我知道他千好万好,但是怎么办,我就是讨厌他讨厌得不得了。

一动笔他的角色就开始崩,不知不觉就开始黑他,明知道他没有那么卑鄙那么糟糕,却忍不住将他的缺点一再扩大。

……我是真的想要尊重他,我知道这不公平,但是臣妾做不到啊!

所以,嗯,请记得本文的黑子哲也ooc突破天际,他的罪过都是我的错,与原文无关。

没错我弃疗了就这么瞎几把写吧谁管他崩不崩啊x

放飞自我拉郎配(53) 深渊

      
全文汇总
    
     
(53)

“星野。”

“诶?日安,北白川君。我们同路吗?真巧啊。”少女微笑着打招呼,郁蓝色发丝拂过脸颊,笑眯的双眼像是亮晶晶的月牙。

北白川御走到她身边,和她保持一样的速度往前走,没什么语气:“原来是你。”

“咦?”单纯无辜的神情。

“她还真是迫不及待啊。”

“北白川君在说什么?”

“你们赤司教「未经允许不可擅自接近赤司大人」,篮球部经理这么重要的位置,只可能是她的授意。”

“啊,原来北白川君认识我们会长?”星野笑眼弯弯,掌心却逐渐有汗水渗出。

“能够轻易通过球队经理考核,证明你有过人之处。那些人对你没有任何不满,看来你是赤司教高层人员。那么,想必你会有她的联系方式。”

“所以,北白川君有什么话需要我转告会长吗?”

“是啊,麻烦星野告诉她。”北白川御停下脚步,语气平静,目光平淡,却莫名的令人毛骨悚然,“既然败了,就给我安分一点。”

他转身走向分岔路口的另一个方向,目不斜视,不疾不徐,好像刚刚只是随便说了一句今天天气真好之类的话。而星野被他的气势所震慑,眼看他越走越远,直到快要转角时才突然出声叫住:“北白川君!”

北白川御脚步一顿。

“北白川君为何对会长抱有偏见?会长她一手创立了赤司教,令身为教徒的我们抱着共同的、深爱着宠溺着崇拜着仰望着赤司大人的心情聚在一起,会长她们以赤司教管理者的身份维持着内部的秩序与安稳,约束着那些极端的赤厨和危险分子,组织各种应援活动和后勤工作,保证大家不对赤司大人造成困扰……会长大人从未以赤司教的势力谋取私欲,我不明白北白川君的偏见从何而来。”

“若非如此,你以为我会对赤司教视而不见?”

星野不自觉后退一步。这个人分明并没有说什么恐怖的话,却让她感受到了沉重的压力。不同于赤司令人敬畏臣服的气场,他不经意间流露出的气势只会让人寒毛倒竖、如坠冰窟。

她不知道,这样的气势应当称之为“血腥”。

“那么,北白川君为何要让我以赤司教成员的身份,向会长转达这样充满敌意和挑衅的话语?”掌心不知不觉已被汗水打湿,她却不能退让。

“因为她向来知道怎样挑战我的底线。”若非赤司教一直以「赤司至上」为中心,他绝不会坐视它发展到如今的地步。然而无视是一回事,受到挑衅进行反击又是另一回事。

他被叫住之后一直没有回头,说完就径自离开,仍旧是那样神色自若不疾不徐的淡然姿态。

他的身影完全消失之后,星野长长呼出一口气,这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屏住了呼吸。

“什么嘛这家伙,居然这么拽,说话也神神秘秘的听都听不懂,以为自己是校园言情小白文里的霸道冰山男主角吗……等等,听起来还蛮带感是怎么回事?高冷冰山校草x童颜中二男神,光舔颜就一本满足了啊……不不不不不不不我才不是那么肤浅的颜控!这魂淡刚刚居然敢威胁我我才不会被他的美貌收买!!不吃不吃绝对不吃x……”
      
.
          
新学年伊始,各大高校都迅速恢复了活力,新生入学带来了新一轮的社团扩张,尤其是拥有奇迹一员的六大高校篮球部。

——和Jabber wock的一战,真真正正让全日本看到了「奇迹的世代」奇迹般强大的实力。

然而除洛山之外,其他高校篮球部的气氛都不太对劲。

奇迹众的决裂并没有公开,除了他们六人和多多少少察觉到的搭档之外,其他队友都不甚清楚。当初的庆功宴各大高校球员一同参加,唯有洛山缺席,然而他们五人却不约而同帮忙掩饰,自欺欺人地不愿承认赤司征十郎已经决绝离开。

……不过是粉饰太平。
     
.
        
诚凛。

高强度的训练即便是其他球员也会吃不消,更何况是体质偏弱的黑子。趴在一边呕吐的时候他恍然想起,上一次这么拼命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,刚刚加入帝光篮球部一军的时候了。

「我对他有些在意。真是有趣……这种类型,我还是第一次见到。说不定,他的身上隐藏着跟我们完全不一样的才能。」

「你除了日常生活之外,连作为一个体育选手的存在感都近似于无。我再说一次,这种现象相当特殊,但这并不是缺点,反而……是你的优势。如果能够活用的话,一定会成为有力的武器。」

「我刚才说的这些,并不是在教你篮球中既有的技术,而是让你创造出完全崭新的形态。为此你必须自己不断反复实验,坚持前所未有的新型打法是需要信念的,就算我能教你,如果你自己是半信半疑的话,很快也会半途夭折。」

真是奇怪,黑子想,为什么当初的每一字每一句他都记得那么清楚。

那个时候的自己第一次明白并不是所有的努力都会有回报,比任何人都练习到更晚却看不到丝毫进步,和友人的约定似乎已经遥遥无期,苦练篮球却得不到相应成果,他不清楚这样的坚持是否还有意义。

他已经站在了绝望深渊的边缘,通往前方的道路充斥着重重迷雾,看不到半点光明。

那个时候,是赤司君对自己伸出了援手。

青峰可以安慰他鼓励他陪他训练,却无法帮他找到正确的出路,即便因他的言语一时燃起斗志,也终究会重新沉溺于绝望的黑暗之中。

——将你的力量发掘出来的是我,你总有一天会明白这个事实。

是啊,发现自己的才能、教会自己利用无存在感、引导自己创造崭新的形态、提醒自己通过隐藏情绪来发挥视线诱导的作用……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赤司君才是那束照亮绝望深渊、驱散前方黑暗的光吧。

「成功了的话,就来找我。」

他还记得赤司君回眸时的那个笑容,像是蔷薇色的明媚波光,温柔又神秘。

……可是为什么,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?

……从什么时候开始,我和赤司君,已经从对手,变成了敌人?

……

“没事吧黑子?”火神递来水杯和毛巾。

“没事的,火神君,我还可以继续。”

“……喂,没必要这么拼命吧?不,你这已经不止是拼命的程度了,简直就是找死吧?”火神无法理解他现在的状态。

“火神君,你知道的,前辈们相继毕业离开,新入部的一年级生还不足以应付比赛,诚凛的球员已经出现了断层,如果不更加努力的话,我们可能连出线都达不到。”而洛山,无冠的三人无一离开,阵型几乎没有变动。

“我当然知道,但是……不是享受比赛就好了吗?努力当然是必须的,不过以透支身体为代价未免太不明智。”

“不是。不止是享受比赛。……或许赤司君说得对,胜者的一切将会被肯定。”其实我早已接受了这个理念,从我试图通过战胜赤司君来否定赤司君那一刻开始,就已经承认了这句话的合理性。

——世界青年锦标赛这样全世界参与的赛事,一定会有比Jabber Wock更强的队伍,这种情况下,还有比「奇迹的世代」重聚更好的选择吗!?

——比赛会证明一切。

那就用比赛来证明,「奇迹的世代」无可取代,它并不是一个错误,它并非只是过往,只有我们五个人聚在一起,才是毋庸置疑的高校最强,真真正正的奇迹降临。

我想要用比赛来证明,我们可以开开心心地一起打球,那些晴空下的日子并非云烟,而是我们共同的珍宝。

我想要证明,有些事,我也可以做到。

.

“火神君,我想要赢。”









 

※之前的什么国际联赛改为世界青年锦标赛,简称世锦赛,前文已修,欢迎捉虫。

※黑子提到的那个笑容,啊,天使般的赤司君(///﹃/// )


突然发现一个神奇的作者,我才发现原来我喜欢的是这个调调!!!

又雷又爽,又爽又雷,然后又很萌,然后又很虐,每篇文都会虐哭我好几回,但又诡异地感觉虐得很爽,天雷滚滚,狗血淋头,但是又真的很好看……

什么鬼我喜欢的明明是正剧风啊!是剧情流啊!!是感情线完全可以忽略不计的起点升级流啊!!!为什么现在我会沉迷这种狗血天雷萌虐文不可自拔啊喂!!!!

我的萌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歪了(:3っ )へ



这不是安利!!不是安利!!!

我绝对不会说我看的是啥【嘴巴拉拉链.gif】






脑洞……?


两夜一天,四十个小时的火车,终于要结束了。

我整个人生物钟都被打乱,从凌晨起就毫无睡意。窗外夜色茫茫,偶有些微灯火一闪而过,划破浓重的黑暗,又重新归于沉寂。

长夜寂寂,前路漫漫。茕茕孑立,四顾茫然。

不知怎么忽然想到一个片段:异时空的旅客独自穿越时光隧道,在这样空茫死寂、孤独到绝望的黑暗里不知时光流逝地穿行……过了很久,很久,很久,很久,很久,他终于落到实处。

赤司站在那里,被他用力拥入怀中。

他说,

我什么都不怕。

我只怕弄丢你。

我只怕失去你。







超难过QAQ

给我抱抱嘤嘤嘤(づ╥﹏╥)づ

矫情一下


物是人非事事休。

不忘初心方得始终。

我的初心是什么呢?

我到现在还记得当初看完黑篮大结局时深切的痛楚,记得我躲在被子里流过的眼泪。

我追过那么多关于小征的文,或多或少总有不满意的地方,于是自己写来满足自己,仅凭一腔孤勇,擅自踏入这个陌生的领域,莽莽撞撞踽踽独行。

我说过我要给小征幸福,我那么爱他,全世界我最喜欢他,我希望在我的文中有人宠爱他,有人陪他打球,有人给他温暖给他快乐,有人驱散他所有孤独寂寞,有人报复任何敢于伤害他的人。

我的小征那么那么强大,然而越强大越孤单,越强大越令人心疼。

宫城凉介、北白川御、翎间黎、实渕玲央、纳什……

如果那个人真正深爱着赤司大人,那他一定会毫不犹豫付出一切,献上所有最真挚的情感,如果小征不需要,那就心甘情愿退回原地,不让他有半点为难。

哪怕让小征有那么一点点不开心都是罪过。

我不喜欢配角太过抢戏太过喧宾夺主,配角的作用就是陪衬,戏太多真令人厌烦。

我不喜欢小征受到伤害,他已经那么那么辛苦,我怎么舍得让他难过,怎么忍心让他不圆满。

我要记得我的初心,我要记得我一直一直深爱着小征(ㅅ´ ˘ `)♡。

所有角色所有设定,只是为了小征。

入圈太晚圈已冷,但是从未后悔。我知道有人一直在坚守,有人一直在支撑。

我一路跌跌撞撞,兜兜转转,看不清方向。

谢谢你们不离不弃。